新万博体育网址 > 新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>

锦绣杂谈]康金国:圣王羲之与华亭鹤

  王羲之是家喻户晓的东晋著名书法家,兼擅隶、草、楷、行各体,广采众长,自成一家,影响深远。唐代的欧阳询、虞世南、诸遂良、薛稷、颜真卿、柳公权,五代的杨凝式,宋代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襄,元代赵孟頫,明代董其昌,这些历代书法名家对王羲之心悦诚服,尊其 “书圣”美誉。王羲之书法,最享盛名的是其书写的《兰亭集序》,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,1600多年来为无数书家尊崇和临摹。说到王羲之,不得不提的还有爱鹅的故事。“曦之戏鹅”、“书成换白鹅”、“一笔鹅”、“父子共写鹅”这些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典故。

  王羲之喜爱养鹅,固然是文人雅事、陶冶情操,更为关键的是,他从鹅的体态、行走、游泳等姿势中,体会出书法运笔的奥妙,领悟到书法执笔、运笔的道理。事实上,王羲之爱鹅,亦甚爱鹤,故而其书法兼有鹅的雍容圆润、鹤的清逸俊朗,挺拔洒脱。王羲之出生于道教世家,在道教理论体系里,鹤是吉祥长寿,可以坐化升仙的灵物,故而其对鹤的喜好和崇拜是与生俱来的。在王羲之长期生活工作的会稽有“雷门鼓事”的典故。《湘云记》云“泉陵山有大石鼓,昔有神鹤飞入会稽雷门中,鼓因大鸣。”可见会稽乡人对鹤十分尊崇。王羲之晚年在金庭镇灵鹅村题写过“化鹤飞”三字,亦或是表达内心对鹤的仰慕之情。“驾鹤西游”一词亦出自东晋书法家王羲之的传说。农历五月初五,他的儿子王献之来到会稽鉴湖岸边,见一和尚迎面而来,并将一信托王献之交给王羲之。王羲之拆开一看,信中写道:“端阳正午,乘鹤归府,断尽烦恼,拜见王母。”读完信,王羲之向鉴湖边走去。湖边果然有一只白鹤。王羲之于是骑上白鹤飞上蓝天而去了。后来,人们仅把德高望重的人的逝世,尊称为“驾鹤西游”。

  王羲之在浦东也有一段关于鹤的传说故事。据《浦东召稼楼》一书记载,晋咸和九年(332年)三月,王羲之携夫人郗璿由山阴回朱方(今镇江)岳父郗鉴家省亲。途中专程绕道华亭,瞻仰了心仪已久的陆机故宅,拜读了陆机诗赋文章的手稿。夫妇俩对《平复帖》文稿的斑驳烂漫的书法艺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在陆机后人的陪同下,他们又坐船浏览了华亭候封地内的鹤窠村、涔湖和鹤坡塘(今属于浦东航头镇和闵行区浦江镇)。在那里,他们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壮丽一幕:天上飞的是白鹤,地上舞的是白鹤,树上栖的是白鹤,湖上鳧的是白鹤,真是仙鹤的王国。眼望仙鹤,耳听鹤鸣,心随鹤飞,王羲之哲思起伏,浮想联翩,华亭鹤者,华亭候在封地所养之鹤也……在返程的时候,王羲之夫妇如愿以偿得到了一对极品华亭鹤,而陆氏后人则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墨宝“机云亭”三个大字。几天后,仙鹤同王羲之夫妇一起到了朱方的郗鉴家中。仙鹤是郗家最崇敬的,所以华亭鹤一到朱方,受到了最优裕的待遇。郗鉴在自家园林的荷花池畔给仙鹤建造了仙鹤轩,并派人日夜侍候。另一只极品华亭鹤后随王羲之夫妇俩到了山阴,也受到了同样的礼遇。咸和九年(334年)仲秋之日,郗鉴养的那只鹤不幸死去。王羲之和郗鉴两家以及朱方的爱鹤朋友、道教界人士,十分悲痛。按照道教的丧葬礼制下葬亡鹤。用多层黑色黄色的丝帛包裹亡鹤,将亡鹤掩埋在山清水秀的焦山西麓的临江崖下,羲之书写悼文,勒于崖石。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焦山摩崖石刻《瘗鹤铭》,铭文为:鹤寿不知其纪也,壬辰岁得于华亭,甲午岁化于朱方。天其未遂,吾翔寥廓耶?奚夺余仙鹤之遽也。乃裹以玄黄之巾,藏乎兹山之下,仙家无隐晦之志,我等故立石旌事篆铭不朽词曰:相此胎禽,浮丘之真,山阴降迹,华表留声。西竹法理,幸丹岁辰。真唯仿佛,事亦微冥。鸣语化解,仙鹤去莘,左取曹国,右割荆门,后荡洪流,前固重局,余欲无言,尔也何明?宜直示之,惟将进宁,爰集真侣,瘗尔作铭。

  事实上《瘗鹤铭》是不是王羲之所书是有争议的。一是打捞上来的残石不全,文字有遗失,不能完整的研究。二是石刻只署“华阳真逸撰,上皇山樵正书”名号,未写作者实名。有学者认为是陶弘景所书,也有学者认为是顾况、皮日休等所为。但自古学界主流认为《瘗鹤铭》确为王羲之所书。早在唐代《润州图经》一书就有记载:“《瘗鹤铭》为王羲之书”。当代学者刘建国、潘美云等通过对《瘗鹤铭唐人金山本》和唐代《润州图经》的分析,同时又对王羲之与镇江的关系、“雷门鼓事”的时代以及东晋书风的特征等方面进行深入地考证,从而得出《瘗鹤铭》作者就是王羲之的结论。王羲之华亭乞鹤的故事笔者在其他文献并未查得,但“壬辰岁得于华亭”是毫无争议的,《瘗鹤铭》纪念的鹤的确来自华亭,确切的说来自浦东。自晋代以来,华亭鹤就备受文人雅士的青睐,无数大家来浦东寻鹤、访鹤、乞鹤。作为信奉道教、仰慕陆机书法的王羲之,借省亲之机来浦东乞鹤也确是有可能的。不管事实如何,书圣王羲之与华亭鹤的传说必将为浦东鹤文化添上神秘、绚丽色彩!

上一篇:2020上海醉白池公园旅游攻略之华亭鹤-华亭鹤图文介绍-华亭鹤游玩攻略

下一篇:没有了